2006-05-14

愛戲~藝術好好玩之看盲人劇團有糖吃



 看報紙讀到台北來了個墨西哥的盲人劇團,劇的內容適合盲人,也適合戴上眼罩的明眼人觀賞。

 新聞裡說,這是個馬戲團的故事,還有空中飛人跟小丑....讀到這裡就立刻上網訂票了。

 盲人劇團叫做Carlos Ancira,劇名叫做 The Desires' House,台名「魔幻滿屋」(當然受韓劇浪漫滿屋的影響...),這名字取得不錯,就看熱鬧觀點來說,確實是個好熱鬧好魔幻的戲。

 到場之後先換號碼牌,因為觀眾入場之前要先戴好黑眼罩,美艷的墨西哥女子說明著看戲的規則,大家要戴上眼罩,雙手放在前一位觀眾的肩膀上,搭成一列人肉火車入場,過程當中不要偷看,表演結束之後會讓觀眾拿下眼罩觀察全場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地方。

 入場的時候我扶著前方的肩膀,開始右轉,感覺是上坡的路程、右轉、再右轉,其中險些脫了手,幸好抓了回來。路上感覺到身邊好像有繩索、似乎是安全裝置,好像還差點踩到旁人的腳,想像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是個排成圓形的座位吧!我猜。

 依照指示摸到了座位、依次坐下,一場只有六十張票,六十個觀眾。墨西哥語解說著現場的物件與角色:有空中飛人、小丑、大力士、小鈴鐺、小狗,開場前問大家要不要吃爆米花,然後手掌中多了溫熱的鹹爆米花,腳步聲來來往往,又問誰要吃棉花糖,隨後手中又多了棉花糖。

 爆米花也許在戲院裡經常摸黑吃所以閉眼吃並沒有太大的驚訝,棉花糖則不一樣,棉花糖碰觸到臉龐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是個纖細的食物,甜而溫柔,吃了一片棉花糖之後,節目開始。(其實從吃爆米花就開始了)

 角色一一介紹,辨識的方法是腳步聲以及角色身上的味道,爽身粉味道的是空中飛人、紅酒味的是酗酒的小丑、鈴鐺響的是小鈴鐺,大力士腳步沈重、小狗有涼舌頭。

 劇情不說了,過程中充滿了感官的互動,先灑木屑好防止空中飛人摔傷,隨即感覺到木屑灑在手上與腳上,聞到食物的香味、因為小丑帶食物到馬戲團裡,忽然臉上手上感覺到灑下的玫瑰香味水,因為小鈴鐺要幫馬戲團祈福,還聞到了蠟燭味、風吹,摸到粗大的繩索以及細長的毛線,種種有趣味道與觸感。
 
 當盲人的過程中,終於懂了許多盲人的動作是從何而來,我會不由自主的轉身對著聲音來源,還會發呆的讓頭偏向一邊,轉動耳朵好確定音源來源。第一次感受到看不見的 人搭上肩膀的時候心中有點不安,但手掌的溫度卻讓我放心了。然後演員會在表演的過程當中摸摸我的手,在椅子上敲敲打打,在身邊走來走去,看不到不但不無 聊,反而可以盡情想像著周遭的風景。

 聞著味道、感覺聽不懂的西班牙語,但聽得懂他們的情緒,忽然空中飛人掉了下來,忽然小丑嘔吐了,觀眾忍不住笑了、發出噁心的反應,在各自想像的劇場當中演著自己才懂得馬戲。

 最後打開眼罩看了四周,想像中是個圓形的劇場,其實是長方形,嚇了一跳。地上有木屑、頂上簡單的懸著繩索,沒有任何道具、沒有任何背景板,演員們包括了現場吹直笛的盲人、侏儒演的小鈴鐺,還有另外幾個演員。

 很簡單的劇場、很棒的構想,充滿創意與想像力的遊戲。

 

 後來有個盲人觀眾告訴大家,他以為是圓形的劇場,跟我一樣!一直回想到底是哪個環節讓我這樣的相信,判斷應該是入場時繞圈圈的動作讓我畫了圓的疆界。或是蒙起眼睛、圓形跟長方形其實沒有差別!

 結束之後我覺得這個劇本不好,也是因為對白都沒有翻譯,只能夠來個大綱提要,但明顯感覺到劇場的聲音處理方面還有很大的空間,就像廣播劇一樣。
 
 所以好想寫一齣劇,也用到這些感官,但說的是更好的故事,款待觀眾吃更多有趣的食物,或者來個噁心觸感的物品大考驗。

 這個劇團在墨西哥有專屬的地方演出各種盲人劇,也巡迴世界演出很多戲碼。下次他們來,我還要看!

愛戲~

2 comments:

danshui8 said...

好棒的經驗
圖也畫的很好
讓人也想去體驗一下這種有創意的表演

jung said...

謝謝
閉著眼睛好像可以看到更多
真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