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4

知足常樂

最近受到許多的考驗,不能算是安然度過了,過程頗有感觸。

以前常想著為何事情總不如預料,後來漸漸明白,事情本來就是各種可能,重要的是怎麼面對。

最近學習到的是,即使事情不如預料,還是應該感謝,很多事情這裡凹那裏凸,看著凹的說少了,卻沒看到凸的。

總是看著旁人的缺點說「嘖嘖嘖,你怎麼這樣」,少有說,「哇,你這方面真的比我好!」

最討厭受到這樣的對待,卻像個鏡子一樣,總是這樣,用我最討厭的方式,對待旁人,尤其親密的人。

一場風暴之後,餘波還是不斷,每次餘波打來,我又開始「嘖嘖嘖」,一陣子之後才安定下來。

如果我是他,我能做的比他好嗎?如果我是他,能有這樣的包容心嗎?如果我是他,我能夠就這樣放下,往前走嗎?

謝謝你總是包容,謝謝你總在左右。




2011-12-03

還有第11人

最近看的日劇是秋季檔的「還有第11人」,編劇是宮藤官九郎,過去他的作品都有著極為特殊的味道,一開始很訝異他會寫個如此樸實的家庭故事。

劇情是說,八口之家的幼子有一天看到壁櫃裡有個女生對他笑....當然是個鬼,而且是前面七個哥哥姐姐的生母的亡靈,而且只有唯一不是這個媽媽生的小孩看得到。聽起來恐怖,演亡靈的是廣末涼子,一掃陰森之氣。而幼子的媽媽是搞笑藝人光浦靖子,田邊誠一則頂著滿頭亂髮,飾演藝術家性格(無責任感)爸爸,很有趣的組合。

宮藤向來愛拼接,各種元素都可能放在他的戲裡,所以當我看到老牌演員,從外公身分一秒鐘變外婆,忍不住哈哈大笑。各種異想在亡靈現身之後,就讓觀眾無條件的接受,而裡面融合了青春劇、親子劇、選秀節目、懸疑鬼怪,還融合料理節目與詩,歎為觀止。看戲有收獲,學會「意外的咖哩」,如何利用僅剩不多的咖哩餵飽突然出現的一群人,看著劇中媽媽把一人份咖哩加入牛奶、英國辣醬油,然後放入一大塊黑巧克力,弄一弄就變出一大鍋咖哩,太厲害了。


我最喜歡的是劇末出現的家族詩。像「就算沒錢也很有趣,有錢就更加有趣了,這就是家人!」「心意相通,這就是家人!」「不要求互相幫助、不要求互相鼓勵,這才是家人!」想一想之後,都很有味道。


收視率不太好,但他寫的戲好像都會這樣。好怪,好有趣。

2011-10-26

滿月誌慶

那天,你說,我可以約妳出來嗎?我說不可以。但你不管。還是一直打電話來。就這樣,帶著我,進入了一個獨特的時空。

感覺像回到高中。雖然你的高中生活與我的高中生活,很不同。

上次有個朋友說,一段戀情讓他感覺回到青春期,形容得很貼切。

滿月了,謝謝你。

2011-09-18

看照片說故事

忽然看了這許多年來某些片段的照片集錦,有點陌生,像是闖入了一個陌生人的家族相片簿。

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臉怎麼不一樣了?你是怎麼從那個時候變到這個時候?

想著想著,想起了「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如果有人看到了這樣一本攝影記錄,回去追尋到底這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可能會拼出一個連我都不認識的我。

最近想花點時間在台灣各地旅行,透過旅行來認識的不僅是台灣,也是自己。太久在同樣的環境裡面、像蒼蠅一樣撞來撞去,卻總還是個瓶子,得要出去走走吧!花點時間到外面去,離開待了太久的環境。

重組、重新認識自己。

2011-02-13

我的神經病

1.每次寫工作時,就開始寫其他的東西。
2.看到喜歡的人,會想著何時會分開。
3.喜歡聽別人的祕密,卻不喜歡說自己的祕密。
4.不由自主的把別人的喜好,當成是自己的喜好。(像我根本就不喜歡虱目魚,但每次看到了都會點,吃久了,就喜歡了)
5.一到人多的地方就緊張僵硬。
6.一到人多卻不必social的地方,就開心的蹦蹦跳。
7.覺得自己寫的東西不是太好,但常在寫完很久、忘記之後,再度看到,一驚,哇,是誰寫的,這麼厲害。
8.喜歡收集眼前根本用不到的資訊。
9.肚子餓就發脾氣。
10.其他就很完美了。

2011-01-31

迎新年

去年此時,剛離開上一個工作。感覺恢復了自由但又有點慌,因為回到寫作時,完全忘了該怎麼寫,才有感受。

二月的時候又回到公司上班,悄悄鬆一口氣,因為自己知道上班上得感官失靈,還沒法寫東西。新工作的開端很有趣,去工廠參觀、認識新同事,看到不同的產業樣貌。接下來透過開會,接觸到商業運作當中複雜的勞資關係。還去西安開了幾次會,見識到不同文化下,口語傳播的不同習慣。

比較有趣的是「好」這個字。台灣人說,好,是說,「ok就這樣做吧!」西安人說好,是說,「我知道了,回去想想!」諸如此類的差異,在會議上看得很清楚。

後來看到的辦公室文化也挺有意思,種種變化,更是讓從沒貼近過高層的我看得目不暇給,隔岸觀火到連連稱「讚」,真是連續劇都不及的高潮迭起。後來想想,也許從頭我就有「自外」於這家公司的心理準備,所以打從心底知道只是個過客,沒有涉入太多的打算。

八月的時候,公司組織變動,再度回到原本沒有老闆的寫作人生。這回比較篤定(知道即使有下一個公司的邀約,我也會繼續寫),順便交出了今年唯一的一本書。

然後開始慢慢回到原本的節奏上,看表演、看演唱會、看展覽。不同的是今年小姪女三歲了,可以帶她一起去看兒童劇。

年尾的時候,出現了有意思的案子,從進行的過程中看到了各種人生,都呼應自己的片段。很生動,像繁花盛開,像又回到十年前剛剛離開大公司,以寫作為主業,聽到各種故事的興奮之情。

新年,新年,非常期待。

2010-12-27

歲末年終該聽寂寞的季節

每當很冷的時候,就想到在北京的冬天。

那種冷是出了門就立刻想回家的冷,但只要晒到太陽,就暖的像春天。所以那段日子我都在寄住的小別墅三樓的玻璃屋裡寫稿。

那是才子的家,他幫自己在裡面弄了個錄音室,幫工作伙伴作了幾個房間,大家吃住都在裡面。我還在那裏吃到他作的大閘蟹,才懂得為何季節一到,大家都搶著吃。

寫稿的時候,聽到了那年的陶喆專輯,反覆聽,也就把「寂寞的季節」與冬天與寒冷連在一起,把歌放進當時還很先進的智慧型手機裡,每天都能聽得到。

一下子快十年過去,手機換了一代一代,手機也從智慧型、到ipod上市,索尼成了末代皇孫,然後進入蘋果時代,淡忘了那曾是地球最強的手機,也忘了這首歌以及在北京的記憶。但只要天一冷,還是會忍不住說出「好像在北京」,可也沒想到這首歌。

這兩天,低溫中,忽然又想起了這首歌。從youtube找出來,發現,怎麼比記憶中快了點,而且還華麗了點。可能是當年北京的素樸,影響了我的耳朵。

2010-11-28

新玩具瑞士刀

上回在簡體字書店買了一本講瑞士刀的書「瑞士軍刀收藏指南」。實在好看,裡面列舉了某個到聖母峰爬山的人怎麼用了所有瑞士刀的功能,讓他死裡逃生,只差沒用到去鱗刀,因為山上沒魚可抓。簡直是真人版的馬蓋先(瑞士刀名人)。光看這書裡細細說明每個瑞士刀的功能,就令人心曠神怡,比百貨公司型錄更加瑣碎、充實。

書裡提出了一個很基本卻從沒深思過的問題,瑞士不是以中立聞名的國家,怎麼,同時又以製造刀具出名?很有趣的衝突。

看了這本書,才知道原來瑞士刀的每個刀的尖端設計,都有巧思,有的平頭,可以當成螺絲起子,有的打洞,可以在需要修補時當做針孔。凹下去的小半圓,可以拆掉電線皮,有的有鑿子、鋸子、甚至還有鋼鋸。

各式各樣環境都有特定的瑞士刀,漁船上可以用專用的漁夫刀、愛釣魚的人有垂釣者刀、上山打獵的有獵人刀,不打獵的有露營者刀,根據書中記載,漁夫刀與垂釣者刀的差別,在於漁夫刀是老虎鉗,而垂釣者是剪刀。垂釣者有開瓶塞器,漁夫則改為十字起子。想來,是漁船上的漁夫多喝烈酒,不喝小姐脾氣的紅酒。

其中有段敘述也很有趣。瑞士刀的誕生,跟軍隊有密切關連,當時他們很多食物使用罐頭,刀子也必須能開金屬罐頭,1998年德國電視台用瑞士刀的開罐器與電動開罐器比較,開了十個罐頭之後,勝利者是....瑞士刀!!

看完書,就一直很想要一把瑞士刀,其實只要專心的找一找,應該可以找到我爸爸的瑞士刀,因為他是童軍團團長。

孤狗了一下,發現台灣有瑞士刀專賣店,上週末剛好在附近,忍不住到老爺酒店裡的旗艦店參觀參觀,找到了印著一條魚的漁夫刀,足見貨源齊全。

看著一牆刀,心想,該買?不買?該買?不買?

決定想買之後,到底挑哪把?又極度困擾,正常尺寸的不太適合每天帶,怕重。於是鎖定了迷你尺寸,後來買了十六用的小刀,minichamp,猜著到底哪個功能最先使用。

今天用到了,小番茄拿了個open將的手電筒,翻過來一看,電池蓋掉了。拿出小刀裡面的十字起子,很快速修好,起子還富有磁性,好好用,並不因迷你而在便利性上打折扣。

對了,瑞士刀有兩種品牌,一個是盾型標誌、一是長方形。我買的是書中介紹的盾型 Victorinox,Victoria是老闆的媽媽的名字,inox代表不鏽。

2010-11-23

台東很久之旅


我畢業的那班,在大四那年因故沒辦成畢業旅行,應該就是這個緣故,所以幾(別問詳細數字)年來,同學們始終黏在一起,像沒畢業。

於是三不五時就有人說來聚聚吧!即使是中午忽然說起,晚上六點七點還是可以找到同學一起吃飯。而我們的人生密密交織,在烤肉以及火鍋以及百元熱炒當中發酵,同學中出現了卜卦大師,順理成章在聚會中擠在大師身邊旁聽到很多秘密,就這樣玩在一起很久很久,每次玩都笑得很累,不是那種應酬的假笑,而是出現魚尾紋的大笑。有時看到同學的眼角,一驚,原來我們已經開始長皺紋、生白髮,不是二十歲了。

開場白寫了這麼多,真的很久。總之,我們想來個小旅行,五個同學加上一名十歲(正確年紀經其母確認為八歲)的小同學,報名了角頭的「很久列車」,三天兩夜,從台北搭自強號專車(附便當)到台東看「很久沒有敬我了你」音樂劇,隔天去部落遊覽、晚上參加南島文化節,再隔天去台東的鐵道藝術村與鐵花村,下午五點半搭火車(附全美行便當)回台北。

本來以為很久音樂會是此行的重點,回家之後發現,最開心的是跟「同學」一起做了這件事情。

我們一起看表演、一起買東西、一起搶火車便當(因為太好吃了,吃完一個之後,到了下個月台又買了一個全美行的池上米便當分食)、一起吃包子配青草茶、一起享受小小十歲(應為八歲)同學鬧脾氣時的快樂。

我的第一滴眼淚出現的實在太早,在火車上,吃完便當之後,三位原住民歌手衝進我們這個「很久專車」唱歌,聽著女孩美麗的歌聲,讓正在搶第二個月台便當的池上米的我,眼淚就飆了出來。

太美了,太美了。不只是音樂,還包括整個氣氛,在移動的火車上,跟我認識了一輩子的大學同學們,沒有什麼特別目的、招招就來參加了很妙的活動,看著外面的綠色稻田,聽著很耳熟的原住民歌,覺得自己能在此時此地,好幸運!

很久音樂劇跳過不提(夠懸疑吧)。隔天去新興部落(正式名稱為台東金峰部落的新興村和正興村)真好玩,大家極度認真的戴上手套剪洛神花,用鐵管捅出洛神花裡面的花心,加鹽洗去絨毛、然後一層糖、五朵花的塞了二十朵花進小瓶。

做手工有種單純而專注的快樂,很像讀書時為了拍作業,一弄通宵。那時候從來沒想過什麼是壓力、什麼是競爭,從不覺得上課痛苦,只單純的喜歡上學,喜歡我的同學,喜歡跟我的同學一起做事情。(當然後來畢業製作時難免跟同學吵翻天)

小小同學還帶了家庭作業出門,空檔我這個壞心阿姨幫她想造詞的作業。蜘,蜘蛛人、蜘蛛女。蛛,蜘蛛人,蜘蛛女。滾,滾水,滾蛋。植,植木、植皮。發現寫小學生作業好玩多過沈重。

晚上的南島文化節實在很好玩,最喜歡馬達加斯加樂手上台說,他一到台灣就有人要他從一數到十,他數著,我們身邊的老阿嬤跟著念,不是repeat他們,而是原住民的語言跟馬達加斯語的數字一模一樣。太妙了。

其他的樂手都很有意思,很有特色,觀眾組成也跟台北不同,各族的老太太老先生們快樂投入,當巴奈唱傳統歌謠,他們都跟著「吼嗨央」,潮水一樣像是布農八音的超級大版本。實在很令人感動。

最後一天在鐵花村買了些小東西,原住民手做的任何東西都好漂亮。還訂做了一雙室內鞋,非常期待。

能有好同學一起變老,真好。

2010-10-09

一隻猴子與一隻台灣藍鵲

最近剛剛寫完的一本書,是關於某位常常挨罵的政治人物,(這樣的形容詞好像可以普遍用在所有政治人物身上,但如果你知道我講的是誰,會忍不住說,喔!)他推薦了坪林的低碳旅遊,為了寫書,去看過一次熱鬧之後,最近因為再度(累積起來第二度)失業,終於有機會好好的去玩了一趟。

首先到了坪林,過去週一到週五這邊的車子不太多,但我發現,最近車子好像越來越多。停下車之後,搭乘一小時一班、免錢的低碳旅遊巴士,到金瓜寮溪。

原來,上回我只到了這條路線的入口,金瓜寮溪的源頭其實在大約二十分鐘遠的地方,這裡名為九穹根,可惜還是處於台灣觀光景點草率開發的狀態。這裡有個親水公園,不過,吸引我的是路上看到的蕨類觀魚步道,開始往步道走去。

這步道實在棒,就在金瓜寮溪旁邊,整理得很好,沒有太多的人工色彩(看不到那種恐怖的水泥步道),而且位在森林裡,一路上都有樹蔭、以及芬多精。

第一個驚喜就是滿滿的魚,這裡的魚多到不像話,而且魚喜歡翻身,一翻、晒到陽光的面就反射出銀色光芒,好美。溪裡滿滿的快樂的魚,雖然我不是魚,但光看他們的行為就知道他們很快樂。

帶了畫本,於是在河邊脫了鞋,爬到石頭上畫圖。太久沒畫,畫得亂七八糟,沒個焦點。但就在我認真畫圖的時候,發現對岸的樹梢動了一動,又動了一動,一隻猴子爬了出來。

從來沒在動物園之外的地方看過猴子,牠爬一爬,看看我,又爬一爬,開始猴子叫。很有意思,不過同伴都沒出來,就牠一隻,大概十多分鐘之後,牠可能覺得沒什麼好看的,於是跑去別處晃盪了。

畫完之後,收拾書包準備搭車回坪林,走著走著,發現了前方有個月牙彎,彎彎的河流旁邊是小碎石灘,河水應該有點深度,墨綠到青綠之間,看起來好涼爽。更出奇的是比較深的這端裡面全是小魚,一條一條密密麻麻的洄游,非常可愛。另一端較淺,可以看到河床底的褐色砂石,非常適合躺下去滾來滾去,難怪這裡的魚全都滾來滾去,閃著銀光。

好美的地方,好寧靜,但想到一小時一班的巴士就要來了,我匆匆跑回公路。後來回想,實在應該繼續畫畫,慢慢的看這裡會給我什麼驚喜,是不是會有.....一隻小鹿或是....一隻鱷魚?

上了車,司機以及乘客很熱情的問,「有沒有看到台灣藍鵲?」

原來他們在路上看到了台灣藍鵲,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興奮極了。

司機很有趣,他說開這條路線之後,他開車除了看路,還要看看天空,因為這邊有許多美麗又稀奇的鳥,他手邊放了一台相機,隨時準備拍照。

司機說,這條免費的低碳旅遊路線預計行駛到今年年底,接下來就要看下一任市長怎麼想。他開了大概半年的車,認識了很多朋友,也帶著這些朋友認識坪林的金瓜寮溪。司機說,很可惜,很多人來坪林,到茶葉博物館看看就走了,其實真正值得一看的就是坪林的山水,可惜這些大遊覽車的導遊們沒空介紹,或是無心引薦。

說著說著,他忽然停下車,一言不發,指著電線桿。

抬頭一看,別處電線桿停的是麻雀,這裡的電線桿,停的是台灣藍鵲。

他拿起相機,還沒瞄準,藍鵲飛走了。司機說,「唉!沒福氣,每次都來不及拍!」

那一瞬間我覺得好感動,在小小的公路上開車,他每天都有無窮的希望,也許,明天就可以順利的拍到藍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