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9

愛畫 十月連假的產物

 不上班,旁人連續休假對我沒有太大差別。最近久沒畫圖,於是想著趁這連假來畫一畫,約莫是大家都忙著玩,那我就別出門湊熱鬧的用意。

 這趟去日本在伊東家ITOYA買了許多畫畫的紙跟顏料,這是一棟在銀座的文具百貨公司,在裡面待一小時,一晃即過,很過癮。出門時刷掉了一萬多日幣。滿千送百之類的,又得了一堆禮券,於是買了一堆沒用的玩藝兒,又敗掉一千多。禮券還真是個陷阱啊!(這應該是阿珍的台詞)

 只是今天畫的都還沒用到那天買的。


 扇子是很早以前在大創百貨買的,應該不是五十就是三十五。台幣。白白的不知道要畫什麼才好,但怎麼也不敢下筆,深怕不小心落下一滴大墨汁、搞壞了白扇子。

 其實還有個歷史更悠久的白扇還放在書架子上。也是同樣理由不敢褻瀆。

 幾天連假真的很沒事,抬頭一看,看到了我在泰國的掐圖掐市場買到的手編草馬,是一位老太太就坐在幾個足球場大的市場路邊編的,很可愛,買了。

 本來打算送人,但樸拙可愛,就留了下來。跟我在日本某個小村落作的手工木馬放在一起。

 這天抬頭看到了小草馬,覺得很可愛,而且脖子很長、應該是個長頸鹿吧!於是動念想畫長頸鹿。沒去找圖片,憑著記憶中看到長頸鹿劈腿喝水的樣子很有趣,所以就畫了想像中劈腿喝水的長頸鹿。

 樂趣在於這張扇面的紙質近似宣紙,吸水力超強,與水彩紙截然不同。一格稀釋的顏料本來可以塗整張水彩紙,但在宣紙上動一動就吸乾了。所謂吸水力超強原來不是衛生棉的專利。

 畫好了黃色底,等了好久紙都不乾。於是翻出水彩紙,畫了另一隻長頸鹿劈腿。

 隔天才得以畫上斑紋。長頸鹿的斑紋好美啊!上回去六福村時,在車子上遠遠的瞧,也許下回去木柵、再仔細描描。最美的是在深色塊狀當中蹦出的淺色線條。

 但我的版本當然隨意多了,也許,扇面正在哭。因為她的清白被我毀了。


 扇子不寫字好像很沒文化,所以我畫上一潭水,旁邊寫著「多喝水」。外加上一些綠草。

 實際上寫這篇文章正在喝Costco買的廉價紅酒,目的倒也不是要喝酒,只是想用那個裝酒的玻璃罐裝水來喝,所以想快點把紅酒給換個地方放。我想,這個小玻璃瓶拿來裝牛奶應該挺美觀的。

 國父在十月九日武昌起義,我則在十月九日畫長頸鹿,以玆紀念。

 報告完畢。


 

 

1 comment:

小魚 sa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