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6

阿喀郎的迷失之影LOST SHADOW

 應該將來會是他的忠實觀眾了。

 這支舞描寫死亡卻很有生命力,大膽的突破了「舞蹈」的領域,跨向劇場。在舞台當中拉出四張椅子配上麥克風演出電視談話性節目。大膽,應該也嚇到了習慣看飛起、跌落、旋轉、震動或是流動的舞蹈觀眾。

 妙也妙在這種帶著遊樂的手法,死人怎麼跳舞?死人也可以跳舞,而且死得很嚴重。快要跌下去的屍體在朋友的協助之下動了起來。忽然想起了那個好笑的電影「老闆度假去」(當我寫出這片的片名還狐疑了一陣子,一查之下發現一字不差,瞬間開始相信對於某些事情我的記憶力還是開著的)描寫了兩個屬下發現老闆死了,但為了某些原因必須要讓旁人認為老闆活著,就扛著屍體到處走,極度爆笑。甚至順便想起了朋友剛剛提到了的恐怖事實,如果有個人在地鐵上死了,要到收班才會被人發現,因為現代人根本不會注意到是誰坐在自己身邊。

 諸如此類的聯想是我對於死人移動的觀點,阿喀郎則用美麗來描寫死亡。許多美麗的雙人舞讓兩人互相負擔體重,在移動當中巧妙的掌握住了快要跌下但我不會讓你跌倒的瞬間。
 
 想到了上回看「支離破碎2」,裡面也有精采的雙人舞,三人舞,有個學生問舞者該怎麼學習其中的技巧,舞者說,不能光顧自己,要看顧對方,感受對方的感受。一開始很難彼此信任溝通,但排練多了,就能夠進入這樣的互動。

 舞蹈基本上也就是互信與互動,阿喀郎的信任與互動中則帶著幽默感,又愛又怕的活人與死人的關係,美麗又絕望的與鬼共舞,加上模擬車輛碰撞實驗的假人道具。說死亡但又生意盎然。

 讓我想到了他對自己作品的期望,知道自己喜歡到處跨來跨去,引起很多批評,但他就是必須要這樣做不然受不了。

 希望他將來可以跨足魔術界,來個美麗的魔術舞。

2 comments:

Orchid said...

《老闆度假去》聽起來很好笑...

親愛的蓉姐姐,
我是妳部落格的忠實觀眾啦!
(很久很久以前,留過一次言給妳)
我自己也很喜歡舞蹈跟寫作喔~
今天忍不住又來跟妳打招呼,
我也有寫一篇關於迷失之影跟斷章的小心得,
歡迎妳來看看,也給我一些意見喔 : - )

jung said...

你好啊

接下來有個法國萌荷舞團要來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也跳的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的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