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14

特別聒噪的一天

 今天一早看到了朋友在人間副刊寫的關於陳淑樺近況曝光的文章,看了幾次也不太能抓住重點,但有種心情反而不得不發。原本想回應在他的文章之下,但想想自己畢竟搞不清楚對方的文義,還是在自己家裡吼吼就好了。所以將已經寫好的文章剪下來貼在下面。

 身為同樣無法肌膚飽滿、眼神流轉的女生,我倒覺得那張照片不必太驚訝,就像是陌生人忽然跑到家裡拍到正捧著碗吃泡麵的樣子。吃泡麵的時候是不是快樂,照片看不出來,也是冷暖自知。

 或者是這樣也好,因為隱居好苦喔!想想如果我是原節子,在導演老死之後只能夠在家裡緬懷過去,那不跟守活寡一樣嗎?可以參考今敏的動畫「千年女優」,到底我們了解她們什麼,又透過想像給了不演戲的她們什麼角色?

 有時候錯愕反而是條生路。這個社會對女生實在是不太友善,假設是我這個市井小民穿人字拖、沒化妝走在路上被朋友看到,朋友對著我說「美人遲暮」,大概我只會沾沾自喜於起碼還曾經是個美人,同時覺得以後出門可別穿拖鞋。還有記得出門一定要化妝。

 但藝人身上還扛著許多影迷歌迷的青春夢,想丟也丟不掉,也許只能夠學碧姬芭杜倡導某種議題然後才能卸下化妝的武裝、不以美貌為號召,讓真面目安逸的跟著拖鞋一起「走在陽光裡」。

 喔,這也是陳淑樺的歌!

2 comments:

小魚 said...

人間副刊的文章只有(上)?看完不知道要說什麼.跟陳淑樺的照片一樣,看完也沒有什麼特別要說的.不就是人嗎?

jung said...

明天應該會刊出下

對阿

真的就是人,只是藝人被神了

還記得我在某明星的家裡看到了他的明星太太煮菜帶小孩的樣子,極度驚訝之後也就習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