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5

三角函數的意義

 前兩天剛好想到,小番茄未來會接受教育。接著想到,我這輩子花在學習上的時間一共十六年,接著放在一個沒拿到學位上的時間總共六年,到底學到的「知識」當中有多少是真正實用的呢?現在的生活以及以前的生活甚至未來的生活當中,到底用到了幾成呢?
 像三角函數,已經完全不記得SIN COS TAN 到底是要幹嘛,使用機率應該是零!但開車估計轉彎角度的時候,能不能算是三角函數?
 如果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在十八歲考完大學之後都沒使用三角函數,那為何要在十五歲之後不停的學三角函數?這是我今天反覆思索的事情,當然不是針對三角函數,而是一時想不起來還有什麼很有名但沒用的知識。而且我的三角函數、數學、理化成績都不錯。
 與其學這些,真不如學,粉圓是怎麼做的,義大利燉飯應該從米開始煮等等,每天起碼都能吃到自己的知識結晶。

 後來看到了中國時報上的一篇報導,很感動。轉貼如下。

中國時報 2007.11.15 
法國船上學校 周遊列國勝讀萬卷書
蔡筱穎/巴黎報導

 面對無法適應傳統教育體系的學生,法國教育部除了創立學生自治的實驗中學之外,也利用航海的船上教育改變了不少傳統上被認為是失敗的學生。

 根據法國教育部的統計,2005至2006年有23萬5千4百位學生接受特殊教育,佔就齡學生總人口數的2%。其中15萬1千5百位學生是在教育部系統中就學,其他則是在專門提供特殊教育的機構,或是在家自學。

 全法有3萬8千名學生在家自學,這些富裕家庭的小孩,父母是延請家庭教師讓小孩在家上課,而法國也有從幼稚園到中學1百多家以各種理論形成特色的學校,迎接無法適應較育體系的學生。

 1982年,法國教育部長沙瓦歷在法國全境創立了4所自治實驗高中,收納與傳統教育系統決裂的教師和學生,而且人人平等。這個沒有評分、沒有強制性功課、沒有懲罰的實驗學校中,也沒有校長、訓導主任、教務主任等管理人員,學校的事務除了教師的薪水之外,全部都是由24位教師和200位學生共同開會決定,而學生有各種大會或是小組會議,10幾個小組每星期至少開一次約1小時半的會議。

 例如,教育部給的經費要怎麼用,整個預算政策是由師生負全責,而在招生審查資料的過程中,也是師生分小組共同口試申請的學生,共同決定其入學與否,而教學計畫也都是師生共擬。

 實驗高中有去摩洛哥旅行上課的小組,以及拍電影的小組,針對要準備高中會考的學生,教師給予基本資訊並主持討論會,讓各自準備資料的學生從各角度探討議題。

 此外,船艇也扮演了法國再教育的重要角色,船上學校是一種旅行教育,集學習、自主、自由於一體,「當一個小孩知道讀書、計算、煮一個蛋後,為什麼不能去看全世界?」

 10至16歲的男女學生航經西班牙、突尼西亞、摩洛哥、西西里島、希臘、土耳其等地,四海為校的學習完全沒有教學計畫,學英語是為了旅行,而在一邊旅行時也必須一邊學當地語言,數學和物理則是在航海、潛水、欣賞建築物中學習,植物學、地理、歷史也都是在每次旅程的見聞中獲知。

 這種沒有圍牆的學校,強調的是在小團體中生活找到自己的位置,因此,小孩是非常自由的,自己吃飯、洗衣、學習、照顧小動物、想像,還包括自己沉默,而當小孩回到學校在適合她年紀的班級學習時,完全沒有問題。

 至於學校和協會合作的航海計畫,有針對個性乖戾不合群的學生,施以周遊列國的帆船教育,或是針對功課不好的學生,利用航海經驗教他們應用課堂上學習到的知識。

 不列塔尼半島的一位中學校長就表示,此類因地制宜的航海計畫使學生無論在學習動機和參與程度上都有所改變,成效可謂顯著。帆船教育讓學生理解團體合作,並在一學年的旅行期間學習相處;而成績不好的學生,在出海一個月的船上藉認識氣象來了解物理課,地理也是由到了當地來確認並理解其歷史,然後在電腦課時學會去尋找全世界的地理和歷史。


 學校碰到的唯一阻礙是摩洛哥裔的父母禁止他們的女孩參與計畫而出海。



 「數學和物理則是在航海、潛水、欣賞建築物中學習,植物學、地理、歷史也都是在每次旅程的見聞中獲知。」

 這是我見過最美的一段關於知識的描述,總算回答先前的疑惑,潛水、航海、建築會用到三角函數!簡單的說,學校的老師真是太先知灼見,知道未來所有小孩長大成人之後都會愛上潛水或航海,同時會幫自己蓋房子。但有趣的也是,要參加這所有趣的學校的首要條件是「性格乖戾」!
 如果是我,會不會做出這樣的「投資」來得到去海上學習的機會呢?

1 comment:

小魚 said...

除了三角函數,二次曲線好像也沒什麼用,不如機率可以算算大樂透的明牌!^^

我的數學理化都很爛,是讀書時的惡夢,不過我從沒懷疑過它們可以訓練我的邏輯思考.至於要不要做出性格乖戾的投資...嗯...還是先投資學法文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