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5

導演仁波切說

 導演仁波切每年都會開課程,今年是我參加的第二年了。

 當然還是一堆問題,但也不急著找答案。今年他開始在意中文翻譯的名詞的準確度,因為太早以前很多名詞就已經有了固定的譯名,但沒人去研究這個古早的翻譯是否到現在還保有同樣的準確度。很有趣的論文題目,應該是語言學範疇吧?

 導演仁波切還說到了未必要學著用藏文來說咒,因為很多藏傳的佛教經典是從中文經典翻譯過去,如愣伽經。他說,他最近發現佛教史很重要,以前他都沒興趣研究的。

 我喜歡聽他講各式各樣的例子,也喜歡他開放問題,聽信徒們各式各樣曲折離奇的題目,丈二金剛摸不著腦後剛好足以形容。而導演仁波切總能四兩撥千金,很好玩。

 這次他被問到該怎麼在繁忙的生活當中修行,他說,他相信發問的人以前沒問過這個問題,但他已經被這類問題問了幾百次了。而且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同一批人反覆的問,就像想學開車的人總是站在車外問他該怎麼開車,死都不肯坐進車子發動引擎看看。所以一提到這個問題他就很想發怒。

 他給了個簡單的功課,每天五分鐘,等累積了一百個小時或是三百個小時再來跟他討下一門功課。這五分鐘裡練習「止」,什麼都不作,癢癢不抓、貓叫不動、水滾不關、門鈴響不應、腳麻也不移。有念頭就看著這個念頭本身,練習「觀」,五分鐘的觀止之後,就可以去作其他的事情了。

 當然一天也可以六分鐘或更多,但他希望這一百個小時的累積時數不要在三個月之內做完,這樣就沒意思了。因為要訓練的是持續力,而不是爆發力。這靜坐也跟瑜珈的大休息很像,下次大休息來試試看。

 如果聽了而且照作,應該會有收穫。

 他說,如果聽了不作,他會很高興,因為這樣下一回又提出「該怎麼修行」這類的題目,他就可以涼涼的說「反正我跟你說你也不做!」那就不是他的責任了。

 哈哈!

2 comments:

小魚 said...

心裡什麼都不想很難ㄟ,別說五分鐘,我就是從一數到十也做不到.

你知道台灣內觀中心嗎?
http://www.udaya.dhamma.org/
可以去看看,邊欄"法的開示"那裡有好多文章...

jung said...

哇!

看起來很像會瘦的地方

挺有吸引力的!(我是說整個過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