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3

愛念~赤腳走山路真好玩

 陰錯陽差之下我竟然光腳走了一段天上山的步道,也就是土城承天禪寺附近的石塊路,感想是很有趣但也很痛苦。

 一開始當然沒這樣的念頭,只是看過我的赤腳旅行,對這位仁兄不穿鞋到處跑的行為感到好奇,一直想著「真的不會痛嗎?」

 終於今天在沒準備的狀況之下穿著四公分高的靴子踏上了石塊鋪成的山間步道,細鞋跟不時卡在石頭縫間,後來還拐了一下,感覺到腳筋徹底的翻轉,心想不會吧!在這鳥不拉屎的山上該怎麼找醫生,幸好沒有任何腫脹發痛的症狀,但繼續穿高跟鞋冒險已屬不可能,接下來的路程只能乖乖的把鞋襪脫了,成為赤腳旅行的一份子。

 承天禪寺是五月油桐花開時熱門場所,早就鋪好了石頭路,但最近桐花爆熱,超多遊客上山,某個怕錢花不完的單位又修了個桐花公園、鋪了一路水泥階梯,我「剛巧」是在水泥與石塊交接處扭到腳背,於是赤腳踩上的是經過數十年登山客踐踏的光滑石塊,原本心理障礙很嚴重,心想這石頭一定很硬、走起來肯定像公園裡的「健康步道」那種痛楚,但第一腳的觸感很神奇,粉橘色的砂岩踏起來溫暖而鬆軟,原本會卡住鞋跟的縫隙都不成問題了,我的腳掌實實在在的踩在石塊上,發現原來大自然也有體溫。

 很慶幸第一次光腳遇到的是這石塊,平滑當中還有點粉粉的質感、太陽曬到的地方暖暖的,在樹蔭底下則涼涼的,每一步都給了雙腳不同的觸感。我一路擔心自己踩到死蟑螂、死蟲、活火蟻或是新鮮狗大便,但幸好都沒發生,一路上都是這種溫和的老石塊高高低低相陪。

 最後快到承天禪寺門口時出現了泥土地,踏上泥土地的滋味又與石塊截然不同,像是忽然見到了個笑得很甜的小女生,涼涼軟軟當中又帶點泥濘,大概就像在腳上敷面膜,而且是泥巴的那種。看著沾著泥的腳,忽然發現花一千多塊兩千多塊買泥巴來抹在臉上真是個可笑的行為,因為直接在泥巴裡打滾也可以達到泥面膜的包覆、舒緩、深層潔淨的功效,而且心情絕對比躺在放著假自然環境音樂又點著香精的spa來得暢快。

 後來要回到原點開車,於是走另一段山路折返,一開始走得很開心,我的腳丫已經適應似的劈劈趴趴的拍著溫和的老石塊前進,但也許就是走路用了太多的力量在腳掌上,後作用力過了不久之後開始發作,左腳腳掌靠近腳掌心的上緣異常疼痛,因為扭到的就是左腳,也有可能是扭傷終於發作,忽然覺得好失望,因為赤腳走路真的很有趣,偏偏痛到必須要穿上鞋子來隔絕地面對腳掌直接的接觸,默默的又痛苦的走完全程,加起來去回大概也只有一公里路程。

 雖然最後的腳痛破壞了整個新奇的意外光腳之旅,但整體來說光腳走路真是個適合人體的行為,可以腳踏實地、可以跟大自然直接接觸,確實是很放鬆又很愉快的經驗。而這段桐花公園到承天禪寺的山路是對腳非常友善的觸感,我已經開始期待腳好了之後的旅程。

圖是以前就畫好的,沒想到可以順便用一下~

 愛念~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小時候常常赤腳跟奶奶下田
好懷念那種感覺啊
後來長大有一次回南部
把鞋脫了進庭院幫奶奶翻土
竟然被趕出來
因為奶奶怕我赤腳會受傷
那時竟覺得有點惆悵...

(淡水東)

從小就很可愛 said...

很小的時候
我也曾經跟著舅舅赤腳爬山
記得那時候經過一段鋪滿樹枝的路
都市小孩的腳受不了
結果舅舅舅背著我走了一段
看到你的文章
也讓我突然想起自己原來有赤腳爬山的經驗

jung said...

to淡水東

田裡的土地 看起來好像很多刺刺的東西
會這樣嗎?
記得有次在路上看到某個田地放水 舉行抓泥鰍大賽
一堆小朋友在裡面尖叫

令人嚮往~


to 小可愛
樹枝肯定是恐怖的
萬一遇到這種路也許要帶著小掃把上山掃地 邊掃邊走
哈哈

snashui8 said...

我小時後的田裡倒是挺安全的
至少印象中我沒在田裡被刺到過

我小時候也抓過泥鰍喔
好好玩~~

jung said...

抓到會黏黏的嗎??
沒抓過
小時候最狂野的冒險也就是在小溪裡面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