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2

<愛念> 夏天的汗與光腳吃冰

 上週與一位舊識談事情,他問我都在山上做什麼?我說沒在山上啊!

 「沒跟其他人一樣上班,就是在山上!」

 我說在畫畫、看書以及上網、看劇等等事情。他問,是在畫油畫嗎?

 我說,不是,只用水彩。

 「那將來賣的時候比較不好保存呢!」

 果然是個狠角色,立刻會想到該如何把興趣轉為收入。

 他說他從大學開始工作,到現在已經三十年了,工作始終是很有趣的。但工作也被他分為賺錢的大山大河類(想像那錢潮滾滾而來的氣派),以及自己有興趣的交朋友類。

 像我認識的設計公司寶大設計是個很認真的設計公司,但也養了個興趣的品牌蘑菇 ,像養貓貓狗狗一樣,養個品牌作些可愛的衣服、鞋子、包包、筆記本等等,讓生活用品多一點幽默的態度。

 這番聊天也讓我忽然有回到人間的感覺,大家都有某個賺錢的責任但也同時養著自己的興趣、以及家庭、以及未來。人間果然跟山上不一樣,會有計畫的進度、必須想出策略、有合乎市場需要的規劃,重要的是要承諾,不能夠隨便說說就算了。答應了還要做好,不能夠只做好第一章就算了。

 看來山上一天,還真抵人間一月,因為人間一月悠閒的時數,恐怕還不及山上一天。

 帶著兩個功課回到「山上」,在家裡光腳玩貓、吃冰凍的冬瓜茶冰棒,忍不住自問,我真的要結束這悠閒生活嗎?

 想著在東區街頭直冒汗的找著以前很熟的地址,找來找去都搞不清楚方向的過程,真是直接反映了在山上的人跟在城市的人的差異。

 以後會更努力點吧!我猜。

<愛畫>這是在社子花市裡的咖啡店桌上的盆栽,是個停車免費、咖啡香、綠茶冰淇淋很好吃的好所在,但可惜從九月一日起停車要收費了。

3 comments:

小魚 said...

我好像從來都沒有這種狠角色的朋友,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原來住在山上...
曾有一個待過新聞界的同事,上山後三個月,經過站前新光三越的大樓,竟然會頭暈,喘不過氣來,馬上要在路邊坐下歇歇哩.

jung said...

那萬一經過一0一,不就立刻昏倒了!

danshui8 said...

哈哈
這樣以後我們也可以自稱"山人"囉
人間最近這麼亂
還是山上好多了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