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0

巴伐利亞的身體協奏曲

 唉~不看這個身體協奏曲,不知道我的眼睛不好。

 早就買好了這次德國系列的票,一共要看四場表演,期待異常。先登場的是十月十七日晚上首演的「身體協奏曲」,由紐約長大的威廉佛賽編舞。資料中說他打破了古典芭蕾的窠臼云云。期待。

 第一場開場燈光全暗。然後就在極度昏暗的光線下進行了二十八分鐘的舞作,我,我,我晚上走沒開燈的樓梯都會看不見樓梯的邊緣在哪裡,要怎麼在幾乎只有兩燭光強度的舞台上看到穿著黑色緊身衣的舞者啦!

 雖然也有穿著白色的人影晃動,雖然穿黑衣的女生也有穿著白舞襪的,但透過強力的舞台燈照出的一條光線,我只能依稀看到光線當中的幾隻腿。正在跳。

 舞台上有個大型的裝置,四角形的數十平方呎大板子單腳掛在舞台上,有個穿著白襯衫黑褲子的男士搬張椅子坐在這個大板子旁邊,隨著舞作的進行,他推著板子腳上的輪,讓大板子換了四個方位。板子是白色的, 會依照角度反射出不同的光影。舞者多半成了翦影。

 而板子切割的舞台變成了內場跟外場,舞者就在黑摸摸的舞台上展現出美麗的身體跟美麗的動作,但跟古典芭蕾的王子公主不太一樣,比較像是,在外太空飄蕩的不需要呼吸的灰色生物。

 從頭到尾我沒看清楚舞者的臉、也不知道每個人的肢體有什麼重點,因為,根本看不見。

 位子並不爛喔,在一樓的十四排,所以很放心的沒帶望遠鏡入場。誰知道沒燈,唉。

 整場二十八分鐘我不停的在心中吶喊「來人哪!掌燈!」情緒處在極度不滿的狀態下,影響了對這齣「廣受好評」的舞作的平常心。

 最令我驚愕的是結束時全場的掌聲。外加上樓上陣陣尖叫。

 奇怪,難道我看的舞碼是「國王的新衣」?樓上的人視線應該被大板子擋得差不多吧!又遠、又暗、又破碎,難道是為了「以後我也可以穿著黑衣在黑色舞台上跳看不見的舞蹈」而開心著嗎?

 一肚子氣惱,中場休息二十分鐘正好散散氣。

 第二個段落則很棒。中間還是放了個裝置藝術,波浪的高板檔在舞台的右手。這回燈光很有趣,還是一盞燈但放在輪子上可以滿場推著跑,燈光也成了舞者,但是強多了,所以看出了這確實是芭蕾,有著雙人舞的安排、也有美麗的肢體,加上一條粗白繩索穿過舞台,上下晃動產生了波長的視覺趣味。

 所謂的現代芭蕾,就是保留了芭蕾的技巧,但在形式上不需要受到古典的「王子公主」束縛,我覺得這個波浪型的高板其實是公廁,男舞者穿著象徵性的tutu在其中穿梭、脫衣,還有一個舞者穿著流蘇黑衣轉動,像是鬼魂在期間飄蕩。忽然燈光成了警車上的警示燈衝進公廁掃蕩,掃出了一群驚惶的人們。

 好玩。

 這回又經過三十分鐘的中場休息。第三段則是人海戰術。有個像船底的裝置從空中垂弔在舞台右手邊,然後,細節全都忘光了。簡單的說就是沒有重點。

 謝幕的時候比較驚人,看著三十八個舞者分成兩行排開確實有點恐怖。但只要給我光線就好了,我就可以平靜的鼓掌了。


 後來跟跳舞老師談起這齣舞,她說她頗喜歡這個編舞家的作品,這齣舞她認為第二段好過其他兩段,但是令她尊敬的是這齣舞是在1990年編好的,拿到十六年之後的今天看還是絲毫不顯老氣,而且還遠比當代的許多舞作前進、開創。

 聽了這樣的話我也就佩服了。也許「國王的新衣」段落鼓掌的人兒也是驚訝於這齣老舞原來這麼的、嗯~敢於挑戰!

2 comments:

小魚 said...

不知道他們的宣傳海報是怎麼拍的?

Amber said...

其實在樓上看反而還滿清楚的。 ^^;;
至少人影跟肢體的動作都被微弱的燈光照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