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2

點歌時間


看到「點歌時間」的文案就引起了好奇。

1.沒有一句對白。

2.只有一個演員。飾演獨居的單身女子。

3.窺伺她的下班生活。


 這是東德劇作家法蘭茲克爾茲的劇本。

 簡介中說他是當紅的一線男演員,是陳昭榮的意思嗎?哈哈。不過一直過著衝突的生活,整天想著自殺,只是從來沒真的死成。

 他寫了兩頁草稿,成了點歌時間的首版腳本。在70年代就完成的作品,後來由歐斯特麥耶Thomas Ostermeier執導。blah blah他是很厲害的導演.....

 但我是為了只有一個演員演出單身女子生活片段而入場,誰誰誰當時沒有放在心上。

 場地在實驗劇場,一個親切而且親密的表演場地,上百觀眾距離舞台不會超過十公尺。舞台微微向觀眾傾斜,好讓觀眾看到諸多平面上的細節。等待期間畫了圖。舞台就像是個IKEA的展示間,只是多了抹布、圍裙跟牙刷。

 女主角神經質的回家、餵魚。從脫下外套、走路、用手觸摸暖氣管的一些細節看出了性格。她仔細的擺好晚餐餐具,摸著暖氣、到陽台剪了兩片香草。在圍裙上仔仔細細的擦著小番茄。一遍又一遍。細緻的把一顆小番茄切成七片排在麵包上裹著cream cheeze、配上兩葉新鮮香草當作晚餐,認真的嚼食物。她洗碗、開冰箱喝飲料,燒水煮茶。

 她有條不紊的在自己的空間裡執行著千篇一律的儀式。她洗臉、在臉上抹痘痘膏。她蹲馬桶、便秘。看電視、聽廣播,上網、玩接龍。終於把上班服換下,脫下了胸罩,換上睡衣準備睡覺了。

 拉出沙發床,她從門口到瓦斯到陽台的門鎖全都檢查了一遍。把椅子搬到腳邊,好放鬧鐘跟一杯水還有睡前閱讀的書。

 餐桌上還放著明天早餐需要用到的咖啡杯、小盤,以及一只蛋杯。

 躺下來,忽然想起浴室的氣窗沒關,她爬起來重複了剛才的睡前動作,視力很差、所以摸索著房子內所有熟悉的細節走著路。但她睡不著了。

 於是吞了安眠藥。仔細的閱讀了使用說明之後,她決定把整罐都吃光。


 不斷的想著也許將來我會獨居,想著這也許是獨居的朋友們的生活寫照。大家有著不同的儀式、每天重複固定的習慣。但外人不會知道。

 也許兩個人的相處,不管是哪種形式的兩個人,會有很多衝突。

 但一個人獨處,更難。從沒試過,所以還是很嚮往。

 女演員叫做安娜蒂斯麥Anna Tismer。一路上都安靜著,偶而製造些聲音,彎腰時發出腰痛的聲音,便秘時發出用力的聲音。其他時間都沒說話,但這安靜又好像說了千言萬語。空氣中感覺到她的內心的吶喊,籠罩在她很想要找誰說說話但不可得的無奈。

 我喜歡她神經質的細節,每回經過暖氣必定摸摸熱度、睡覺蓋被一定要攏被之後從遠而近的按實四次。摸著桌椅走路、大便擦了屁股一定要仔細的看衛生紙。尤其她的手指頭極為迅速的這裡摳摳摳摳、那裡抹抹抹抹,一不留神還受傷了。

 生活的瑣碎,其實就是藝術。

 最喜歡的是謝幕時她拉著在窗外唱詠嘆調的女歌手一起謝幕,兩人穿過椅子、門,一次又一次的繞過狹窄的空間出現,進來、出去,進來、出去,瑣碎極了的美麗。

 看完之後立刻去買了「玩偶之家─娜拉」的票,聽說也是她當主角。同樣的導演,電音版的易卜生老劇本。

 然後想著同樣的架構如果在台北會怎樣?如果是個男的會怎樣?如果是個喜劇會怎樣?是個少女?是個老婦?是個變性人?是個購物專家?.......

 應該會回味無窮吧!

 今天讀到了報紙上居然有一篇「點歌時間」的新聞稿,但看完覺得頗為失望,居然訪問了女演員卻沒問她每天在世界各角落重複這樣的生活,是什麼感覺?有什麼規律中的意外嗎?

 唉!誰來解答呢?

 實際上大家也都在重複著類似的生活節拍,我們的日常生活就是答案吧!

2 comments:

小魚 said...

兩個人生活也有很多時候是一個人獨處的.

我一個人每天必定舉行的儀式就是.....




來ballet on finger偷窺! XD

jung said...

真高興我也可以偷窺回去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