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31

草仔粿旁的水源橋

 上山去看爸爸的路上會經過一家很好吃的草仔粿,在101從淡水到北新庄的路上。媽媽熱愛他家的蘿蔔干,但總遇不上。因為店只在週末開,而且蘿蔔干只在冬天有。但我們都畏懼北海福座週末的上山人潮。

 這家草仔粿叫做「老泉」,原來是因為店門對面看來不起眼的小橋下方竟然是個清新甜美的泉水湧出地,幾百年來大家都喝這水,所以接了一堆管線送到各家各戶去。下去看泉水,竟然看到有人在此地洗衣,雖然引發思古幽情,但想到了肥皂粉跟清甜泉水源頭在一起,就不太歡喜了。

 所以說喜歡著某物,但當某物跟另一物結合,這喜歡也會有條件的轉移。


 最近看完了白石一文的「一瞬之光」,看了藍眼靈魂舞團的「不要逼我」,得出結論了,只要有兩個人在一起,其中一人必定感受到另一人的壓力。另一人則以為自己是關心。

 有人會為了壓力而分手,有人會為了在一起而持續產生壓力。像書裡的心病少女吸引著精英,像舞裡的繩索。不用繩索就不能飛,用了、飛了,還是要降落在地面上。於是大家都當做遊戲四的玩著小型空中飛人,不用想落地之後拄著柺杖的現實,因為一天當中有一段時間是能飛的。

4 comments:

cute said...

我把這當作是藍眼睛的心得
轉貼到我 ptt2個版囉 !!

^_^

小魚 said...

一個人會不會也有一個人的壓力?

有時候,喜歡的東西因為另一個不怎麼順眼的傢伙也喜歡,我就變得不喜歡了.

jung said...

CUTE

如此混亂也能用嗎?CC


小魚

所以佛家說,回頭是岸啊!!(不知道從哪來的胡亂回應)

Comus said...

想起曾吃過一位阿婆的草仔粿.....





懷念的一些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