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9

好人 踢翻你真的不會痛了!


 

今天,很忙。下午約了人談書,整整四個小時。結束後想到很久沒看妳,想去看看妳,跟她說好約明天一起去。

 六點,她打電話想跟你姊姊約時間,我在旁邊看著,目送剛剛一起開會的小男生離開,笑著對他搖手說再見,腦中想著要開始趕工了,手要痛了!接下來看到她轉過頭來說,「子衿已經過世了!下午五點的時候。」

 我曾經想過有一天妳會離開,只是沒想到真發生的時候心情很陌生。

 寫書的過程中進進出出榮總跟你說話,總會想起一個曾經很重要的朋友對我說,他討厭榮總,因為他的爸爸媽媽都在這裡過世,所以一想到就覺得很難受,那時候我不太懂這是什麼心思,是痛心、是想念父母親?還是孤單?後來有機會經過台大老院區想起我那笑口常開的爸爸,才理解那是恐懼、不捨又想遺忘的心情。
 
 某次我走出榮總大門、包包裡裝著剛剛錄下的妳的聲音、還有妳媽媽專程跑到十六樓那個熟客專用的福利社影印機上印下來的日誌,心情像充電一樣滿滿的。在太陽底下忽然想起了他說話的神情與聲音,忽然想到了這些愉快的相聚也是有代價的,因為認識妳之後,才會知道失去妳將很難過,在大太陽下濕了臉頰。

 沒想到這一天真來臨、我卻沒有太難過,這是實話,當然很不捨,但想到了你說的死後的世界所有的傷口都好了,曾經不靈的右腳也回來了,而且不再需要柺杖,我站在雄偉的出版社的台階上,想像著這一刻妳的心情會多麼的輕鬆。

 妳應該很開心吧!好久不見的爸爸一定會來接妳,然後看到了大家,也許妳在空中可以接受到各地的思念,像是我的朋友說她那時候在永康街,心裡正想到你,也許天上的妳就會接到「喔喔~」,然後她的意念會浮現出來,上面寫著「來幫踢翻你寫個專訪好了!」

 另一個朋友透過電視節目認識妳,居然邊看邊流下男兒淚、也常想著「這個小女生不知道怎麼了!」也許妳看到他的念頭,努力的想到底這個胖子是在哪裡認識你的啊!

 然後六點左右我跟她的心思飄到你的身邊,「喔喔~明天下午兩點去看踢翻你~」只是妳沒法告訴我們「唉呀!我回去了!沒法陪你們下午茶了!」
 
 知道消息之後,不知道為何我們都覺得該立刻去看看妳,所以狂飆到榮總。在路上我們散散的談著這本書的發行計畫,如何從原本排定的九月提前趕工完成,讓妳可以安心的在病房裡看到書,也幸好提前讓妳看到了!

 到了榮總,從不知道在高聳的榮總病房大樓一般病房之上、有個大德病房,裡面的氣氛很安詳,護士告訴我們妳已經離開病房了,聯絡之後,不太適合在這個節骨眼去麻煩你的家人,所以決定以後再對陳媽媽致意。

 大德病房專屬的電梯來了,門卻不肯關上,我與她對看一眼,都想著這是不是靈異事件啊!

 其實我早就發現這台電梯怪怪的,因為總會聽到樓下傳來卡到門的嗶聲,想必長期引起了許多人各種揣測,難道這是你的搞笑幽默?後來我們換了一台電梯,默默的下樓,默默的互道再會。

 分手之後的她覺得心情不好,去買了啤酒。分手之後的我本來想著要去跳個芭蕾舞,有著為了妳跳之類的名目,但忽然狂餓、買了每次看完妳必吃的天母鹽酥雞。

 吃著吃著,發現自己很專心的吃著,沒有太多念頭。

 也許此後我的生命當中總有一口飯是為了妳吃的,有一個夢是為了妳而圓,因為平凡的日常生活就是妳嚮往的天堂,所以我要特別認真的活著。

 妳的生命已經透過書寫散入了很多人的生命當中,上網看到一向熱鬧的留言版裡一些朋友知道了消息,他們說著自己無法改變生命際遇,但妳卻改變了他們觀看生命的角度。

 好好走!無病無痛再也不需要止痛藥的子衿,恭喜妳再也不會痛了!



 

5 comments:

小魚 said...

好難過.
我是從你這裡才知道她的,一直不忍心多看一眼...
......

jung said...

去看他網路上的留言版吧!
很好看喔!
有好多人生喔!

從小就很可愛 said...

這篇文章寫得真感人
看了也讓我心頭一酸、一緊
又微微地痛著 ...

樹 said...

認識她後,才明白自己的微不足道,曾經的交集與爾後的平行,也慚愧自己的浮華不實,她,一直是我生命中的可愛天使~
感謝你的文章,很真切,相信此時的她如果讀到又是一陣咯咯笑了~ ^__^

jung said...

謝謝樹與小可愛

對啊就像樹說的,她其實是個好笑的人,但每次外界都忍不住讓她籠罩在悲傷的氣氛當中,就像我每次寫blog都會把她寫得太blue,其實她是粉紅色的,唉唉!!

再說一次!「踢翻你,真是太好笑了!」即使現在想起你的那一篇「便當」,還是想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