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6

愛畫 動物園的長臂猿

 動物園裡面什麼都很好玩。
 
 在夜行館前的通道裡讀到了許多國小學童的作文,大家都在動物園玩的很過癮,臨走還「帶走滿滿的興奮的感受」。

 我也是動物園的愛好者,這回發現長臂猿是相當有趣的主角。

 長臂猿在自己的島上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當然這又是人類投注在其他生物上的想像),在長藤上盪來盪去,好美麗。

 本來以為看猴子也就是這樣,沒想到他們的日常生活充滿了戲劇性,一下子要吵吵架、追逐,另一秒鐘又裝沒事,跑到觀眾面前表演走路。

 沒一秒安靜的,沒一秒重複的。

 跟我最近的生活很像呢!忽然好忙了幾天,趕完了稿子,準備出國之前該做完的工作。

 想著該去整修一下身體的內部,看了眼睛、發現原本眼鏡的度數配太重,難怪會看近的東西變成油油的。

 左大腿的劈腿傷在濤濤老師的推薦之下,看了雲門舞者最愛看的士林小北街立安診所,去看病的時候我還不停的看著左右床位想著「這位少女一定是舞者吧!」「這位阿桑搞不好是某舞者的媽!」
 
 周醫生說我的傷應該是傷到了肌腱,指著畫滿了粉紅色肌肉的人體圖解說著這個肌肉怎樣帶動著整個大腿、所以會怎樣。同時也說到了女生的膝蓋往往會有過多的壓力,造成刺痛,是因為骨盆比較大、站著久了就會像洗臉盆壓垮支柱一樣、讓雙腿的膝蓋外擴,所以膝蓋左右的肌肉也會受到較大力量的拉扯。(洗臉盆云云是我加的,因為骨盆跟洗臉盆的感覺頗為雷同)

 總之最後我接受了電療以及超音波療法,電療很有趣,刺刺的震波讓我昏昏欲睡。這家診所提供的閱讀書籍也耳目一新,我趴著看著江國香織的「間宮兄弟」,邊接受電療規律的刺刺感,在讀到描寫哥哥的瘦與弟弟的胖時,想到了剛完成的書裡面由胖變瘦的主角。

 「是該多用點心在描寫外型啊!」我被這樣的念頭驅使著,想再度修改。

 「但書都已經出手了。」於是又決定下回再說吧!

 也許文學與亂寫當中的差距就在要不要修改的決心。

 看完動物園之後還跑去台北車站一起喊喊叫叫。但因為身上穿的衣服完全配合動物園的亞熱帶風格,所以沒一點紅色,頗界外球。

 在忠孝西路上看到隔壁大樓的人不斷的閃著燈、想跟地下的人一起喊喊叫叫,很有趣。

 如果此刻所有的電訊都中斷,大家沒手機可打,要回到打旗語或是打摩斯密碼或是比手語才能溝通的年代,倒也有趣,也許全部的人一起比著旗語、手語來喊喊叫叫,也是另一種震撼吧!
 
 東逛西逛,我也帶著滿滿的充實的感受、走了一站才搭上捷運,在紅衣部隊簇擁下回家了。

 

6 comments:

小魚 said...

咦~~改搭捷運啦!

我們上次去動物園的時間不對,幾乎所有的動物都在睡覺.不過套用你的說法,倒是和我們的平日生活一樣呢.唯一起勁表演的是無尾熊派翠克(應該是他),爬上爬下沒個停,一旁的觀眾還戲稱他是否忘了吃藥.

身體沒大礙就放心了.
開心地去聽演唱會吧.
Bon Voyage.

jung said...

對阿對阿~那個派翠克果真是個好動兒
真奇怪
印象當中無尾熊應該昏昏欲睡才對因為尤加利葉裡面有催眠劑....

但我看到的派翠克也是爬來爬去
下一篇就要寫他說~~

小魚也要玩的愉快內~

cute said...

真是很充實的生活
很不錯喔!
大腿的拉傷請小心療養
如果近視度數深
也應該要配副淺一點的拿來用

附帶一提
由於租屋處就在中正紀念堂站附近
所以那一天本人也被圍起來了是也 ...

MacTom said...

許久才發現了你的留言
轉過來看你的,a~~你的插圖畫的蠻生活,有意思有意思!!

Orchid said...

一開始是因為想查Stig Claesson的作品而連到妳的部落格,很喜歡妳寫的東西和妳畫的圖喔(已經迫不及待的加入我的最愛)請繼續加油!

jung said...

謝謝Orchid and Mactom~~~
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