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3

女鬼的美麗,美麗的女鬼

 看「吉賽兒」之前二十分鐘才跟朋友說了些話,腦海中都是我說的話是否傷害了對方這些念頭,有點兒煞不住車的一吐為快,事後混雜後悔以及K破鄰居玻璃的罪惡感。

 在劇院裡等著開場,讀著病理檢驗醫師李豐寫的「我賺了30年」,想著如果懂得怎麼安排生活,不一定非要等到住院那一天才能夠拿回生命的主導權,但李醫生之前是個工作狂,雖是醫生卻直到病倒才發現自己身體已經很糟了,尤其工作之後勉強著居住在不適合體質的寒地、吃著不合適的食物,病發多年後才認清這些選擇累積出的困境。然後她開始改變自己,聽從身體的聲音,停止服用導致體能惡化的化療藥物,冒著生命的危險跟身體溝通,聆聽身體的各種反應,反而活了下來,還在罹患癌症三十年之後攀上玉山。

 看書的目的就是要從中抓到些重點,不必非來那麼一趟。

 其實看芭蕾也是這樣。

 自己的反覆練習總有盲點(何況惰性),距離上台表演大約還有八百萬光年的距離。但看一場「吉賽兒」,就可以具體看到芭蕾的美麗以及其中強壯的靈魂,只是美麗在我的期待當中,強壯則是意外的收穫。

 「吉賽兒」故事是說小村姑遇到外地帥哥,兩人愛上了,才發現帥哥其實是王子,而且已經跟公主訂婚。小村姑受不了打擊心臟病發,死後魂魄與王子見面、共舞,然後離去。

 這個芭樂故事裡蘊含了大量的感情,是我從不認為在芭蕾表演中可以觸碰的強度。女主角薇煦諾娃
(Diana Vishneva)開場是個可愛的小村姑,帶著滿臉笑容,開心的像小蝴蝶般飛來飛去,漂亮的轉身都帶著甜蜜。

 王子當然很帥啦!兩人甜蜜的雙人舞真是轉出糖汁來了。

 上半場結束之前小村姑知道了真相,情郎已經有了訂親的公主,她痛苦的趴在地上,原本美麗整齊的頭髮亂了,抬起頭來,彷彿老了十歲,甜美已經是上輩子的情緒,她瘋了似的在屬於自己的世界中回憶兩人曾經的美麗記憶,簡單的幾個動作原本是小糖果,現在已成苦汁。

 我這回坐在第八排,又帶著望遠鏡,看著她的表情從甜美轉為淒苦,忍不住跟著心痛了起來。怎麼可能這麼精準呢?那雙笑嘻嘻的眼睛怎麼可能立刻失去靈魂?難道她是舞台劇演員出身嗎?近距離的看著她的表情,眼眶當中的空洞搭配上還是很完美的轉圈,卻已經進入地獄了。

 震撼當中落幕,中場休息。反覆想著怎麼可能,這麼強!

 下半場的世界在墓地與幽冥之間,許多美麗的女鬼在舞台上飛來飛去,打著冰冷藍光讓這個世界更美麗、更悽涼。王子出現了,他的神情哀戚,像被冰到冰箱之後解凍的冰塊王子。


 在女鬼的群舞之後,小村姑換了白色的長紗裙,像鬼一樣輕輕的飄入舞台,美麗到彷彿沒有呼吸,她的動作速度快到難以想像,轉圈之後瞬間消失,讓絕美更加震撼。

 她的肢體輕盈,在紗裙的舞動之間散發著靈氣,好像插根羽毛就可以飛起來了。

 結束之後,觀眾瘋狂的拍手,原來這就是薇煦諾娃,美麗的強者,柔弱外表卻有著堅強的心,看一次就永生難忘。

 她在報上說「芭蕾看起來漂亮但其實很殘酷。」真是說的太好。

 但她實在太瘦了,看著那肋骨歷歷的背影,V大王妳可真像厭食症患者啊!



 

2 comments:

小魚 said...

看影片不覺得怎樣,看你的文章反而比較有感覺內.

ps.除了少加油,也可以少坐兩站捷運,多走路,省錢兼健身,何樂不為!

jung said...

聽了你這麼說之後我立刻照辦,只是忘了告訴你我照辦了!

過好久嚕~~